张一鸣,甘九妹《重启之1993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

小说:重启之1993

小说:现代言情

作者:张一鸣

角色:张一鸣,甘九妹

简介:张一鸣的人生,终结在了男人四十一枝花的年龄
再睁眼竟回到三十年前
那是最坏的时代,也是最好的时代
张一鸣将重来的人生过成了诗和远方,财富和梦想,亲情和爱情,他都要

重启之1993

《重启之1993》免费试读免费阅读

第1章

我,不是已经死了吗?
张一鸣看着周围微微泛黄,还脱落着墙皮的墙壁。
一时间有些发怔。
而墙上的泛旧的日历,隐隐有些扎眼。
“1993年10月19号?”
这个熟悉的日子,怎么这么令人心慌?
“10月19??”
他大叫一声,猛然坐起。
“小鸣,小鸣,你怎么了?”
门外一阵忙乱,随后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太太走了进来。
“奶奶?”
张一鸣又是一声惊呼。
这个老太太叫秦芳,是张一鸣的奶奶,也是这个世界上最宠爱张一鸣的人。
只是在张一鸣十九岁那年,秦芳因积劳成疾得了肺癌离世了,当时在外打工的他,没有赶上见秦芳最后一面,这件事成为了张一鸣一辈子都没有办法释怀的遗憾。
我,我真的重生了?
脑袋一阵眩晕,张一鸣瞬间记起了很多事情。
“奶,我爸呢?”
“你爸去工地了。”
“啥?”
张一鸣一下子就急了。
“快!快!救人!”
刚从床上缓过神来的张一鸣,一骨碌地爬起来。
“小鸣,怎么了?救谁?”
“救我爸!”
砰的一声关门,张一鸣气喘吁吁地冲了出去。
“爸!一定不要出事!一定不要!”
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,要快,要快,要快!
张一鸣像疯了一样的跑着,初冬凛冽的刺骨的晨风丝毫没有感受到。
前世的画面不断的在他的眼前浮现。
16岁这年,自己突发怪病。
父母为此花光了家里的积蓄,又跟亲戚朋友借了不少,即便如此还是不够,最后没办法,通过一个中间人找到了高利贷,借了一万块钱。
93年的一万块钱是实打实的巨款,那个年代,普通工人一个月的工资也不过一百多块钱。
所以,爸妈开始没日没夜的干活,而父亲,更是在工作之余,又兼了一份建筑工地的活。
但祸不单行,就在前世的今天,父亲在建筑工地,出了事。
华发家园,建筑工地。
那条路,前世他走了无数遍,早已烂熟于心。
父亲就是在那里,是被脚手架上的钢筋掉下来砸成重伤的。
抢救回来的父亲从此瘫痪,也从此只剩一具没有灵魂的空壳。
而一家之主瘫痪在床,直接压垮整个家庭。
不久之后,因为还不上钱,放高利贷的混子就带着人冲到家里,逼着爸妈把房子抵押了。
没了房子,只能租偏远简陋的房子。
妈妈夜以继日地赚钱、照顾丈夫和儿子,还没到中年,就苍老成六七十岁的老妪,浑身上下更是没有哪个地方是健康的。
等到张一鸣终于有能力能够赡养和照顾母亲的时候,母亲却得了脑出血死在了医院的病床上,只剩下瘫痪在床的父亲和张一鸣相依为命。
不!不能再重复前世的悲剧!
张一鸣在心中呐喊,拼尽全力奔跑着。
十几分钟之后,张一鸣的身影出现在华发家园施工工地的外面,他几乎用尽了全身力气。
远远的,张一鸣就看到一处盖了四五层高的楼下围了一大群人,闹哄哄的,他从这些人的缝隙中看到,地上似乎躺着什么人。
“爸!”
张一鸣飞奔的脚步一下子就停住了。
他不敢再迈一步。
他所有的力气,所有的自信,在这一刻似乎都被打碎了。
难道该来的还是阻止不了吗?
“小鸣,你来这干啥?瞎胡闹,不好好在床躺着!”
忽然响起的声音把张一鸣吓了一跳,他回过神。
只见身高一米八、穿着褪色劳保服的张河山走了过来。
他看着奔跑过来的张一鸣,饱经风霜的的脸上有心疼,也有焦急。
张一鸣看着看着,竟然有种不真实的感觉。
随后,眼泪突然忍不住地涌上了眼眶。
这是完好的父亲,是那个前世一直希望再见到顶天立地的父亲。
“爸。”
张一鸣喊了一声,他十六岁之后,就再也没见过站着的张河山,一直到他死,都没想过还有机会再见到如此伟岸的身影。
张河山以前是当过兵的,身体素质很好,人也很正直,也正因为如此,明明有很多机会能够通过投机倒把让自己更进一步,张河山都放弃了,即使是在人生中最难的岁月里,都没有低头。
也许前世,张一鸣是怨恨过父亲的,毕竟如果父亲能不那么顽固不那么清高,他和妈妈、奶奶的命运都会有所不同,可活了一世的张一鸣,见过太多龌龊和肮脏,才知道张河山能够一辈子坚持原则有多难。
“小鸣,咋了?出啥事了?”张河山一见他热泪盈眶的模样,面色当即一紧。
“没事。”张一鸣连忙擦掉了还没来得及掉下来的眼泪,“爸,别干了,回家吧。”
“说啥胡话呢,你赶紧回去休息,我这边有点情况,待会照顾不了你。”
“爸,啥情况。”张一鸣心头一紧。
“有个工人不小心从脚手架上摔下来了,我得补上,今天下面的钢筋都得搬上去。”
脚手架!
张一鸣猛然攥紧了拳头。
“爸,别上。”说着,他死死拉住了张河山。
只要不让父亲上脚手架,就完全能够阻止悲剧的发生,他完全能够改写自己改写家人的命运。
“小鸣,你今天咋回事?奇奇怪怪的。”
张河山说着,随后伸手试了试他额头的温度。
突然,他脸色一沉,怒道:“都这么烧了,还这么胡闹!赶紧回家!”
“你不回,我也不回。”
张河山眉头紧锁,片刻后,无奈道:“臭小子跟我耍无赖。行了,我去请个假。”
张一鸣终于松了口气,旋即放松的身体终于感到了无比的疲惫,有种想躺在地上睡过去的感觉。
张河山也发现了他的异常,跟工头嘴上说了一声后就连忙带着张一鸣上了自行车。
嘱咐张一鸣坐好后,张河山便骑着自行车往门诊去。
这么烧了,在他看来,肯定要打一针的。
而张一鸣坐在后座上,看着张河山的背影,想起前世里自己和父亲之间发生的事情,一时间有些感慨,情不自禁的伸手抱住了张河山的腰。
张河山的身子一僵。
他和儿子之间从来没有过这么亲密的动作,哪怕是张一鸣小时候,也只是黏着妈妈,和他并不是很亲近,今天这是怎么了。
夜色因为张一鸣这个小小的举动而变得有些明媚,张河山自己都没有注意到,他的嘴角透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。
点击进入整本阅读《重启之1993》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原创文章,作者:张一鸣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930shouyou.com/book/10543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