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嫡女(沈茗,陆嬷嬷)小说在哪里可以看

小说:重生之锦绣嫡女

小说:现代言情

作者:沈茗

简介:上一世她被那男人的花言巧语蒙骗了心智,为了他沈茗几乎成了千古的罪人,然而换来的却是她这辈子都难以忘怀的背叛和折磨,当那人终于得偿所愿登上了那至高无上的宝座之后,曾经那伪装的假面也随着那向上的步伐一并撕去,袒露在了她的面前
幸亏上天有眼,让她重生回来!

角色:沈茗,陆嬷嬷

重生之锦绣嫡女

《重生之锦绣嫡女》免费试读免费阅读

第一章 雨夜重生

夜色如墨,然而沈家上下却依旧灯火通明,隐隐透着些许紧张的气息。

“小姐醒来了吗?”

“回陆嬷嬷话,小姐还未醒来!”

小丫鬟回道,语气中带着真切地担忧。然而听了丫鬟的回答,陆嬷嬷的眉头却是皱地更深了。

“夫人吩咐过了,若是姑娘醒了,定要第一时间通知夫人,切不可怠慢。”

话音刚落,忽地,原本无际的黑夜被闪电撕碎,吓得陆嬷嬷与小丫鬟一抖。

雷电之后,随即而至的是倾盆大雨,院里的栀子花香越发浓郁,气息在雨水中愈发弥漫,随风涌进屋子,摇晃着那摇摇欲坠的烛火。

这雨来的可真不是时候。

陆嬷嬷心中嘀咕了一句,正欲转身离开,忽然听到屋里传来丫鬟的声音,

“小姐醒了!”

忙走进屋里,看到床上的少女睁开看眼睛,陆嬷嬷紧皱的眉头终于展开,面带欣喜,双手合十,

“阿弥陀佛,佛祖保佑,谢天谢地,小姐终于醒了,这下夫人可以放心了。”

送走那位嬷嬷,一旁的小丫鬟又细问了几句,这才急匆匆地离开去去给夫人送信。

待陆嬷嬷走后,小丫鬟转身掀开帘子,灯火之中才看清她的面容,轻柔秀美的五官,眉眼之间一抬首,微皱娥眉突然松开,欣喜道:

“小姐,你可算醒了!”

此刻沈茗发愣地坐在床上,秀长如墨的长发披散着。她垂首摊开手,这双手白皙修长,看不出一丝伤痕,甚至是不染纤尘。

“小姐?”

冬竹快步到床边担忧地探了探她的额头。沈茗回神,看向她,冬竹的眼神中疑惑夹杂着关心,对刚唤来的丫鬟道:

“快去叫府医!。”

随即又凑近沈茗,声音有些担忧的问到:

“小姐你怎么了?可是身体不舒服?”

这分明是她未出阁时的冬竹,俏丽文静。难道是自己做梦?

沈茗眨眼,收敛起自己的情绪,暗自狠狠地掐了自己一把,疼痛感让她清醒,脑内思绪千转,忽然一个想法让她差点喜极而泣。

难道她这不是做梦,而是她重新回来了!

泪眼婆娑中,曾经的那一幕幕有重新涌入了脑海之中。

上一世她被那男人的花言巧语蒙骗了心智,为了他沈茗几乎成了千古的罪人,更是疏远了身边的人,可以说为了那人的前程她倾尽所有。

然而换来的却是她这辈子都难以忘怀的背叛和折磨,当那人终于得偿所愿登上了那至高无上的宝座之后,曾经那伪装的假面也随着那向上的步伐一并撕去,袒露在了她的面前。

幸亏上天有眼,让她重生回来!

这么想着沈茗便掀开被子,欲要去梳妆台处,冬竹见了忙扶住,

“小姐,您的身体才刚刚好,可千万不能下地啊!有什么事情吩咐奴婢去做便可。”

担忧的声音声音瞬间将沈茗的思绪拉了回来,她敛住情绪转身看向冬竹。

见她眼底乌青,脸色有些苍白,一脸疲惫之态,纵使现在思绪万千也只得咽下去,关切的说到:

“冬竹,你守了那么久,也累了,你下去休息吧。”

“谢小姐体谅,冬竹不累。”

看着自家小姐,冬竹的心里觉得怪怪的,但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。

沈茗也不强求,便任由她扶着自己到梳妆镜前,看着镜中的女子,面色虽然有些苍白稚嫩,但容色俏丽,明眸皓齿,一看便是处尊养优的大家小姐,哪里还有半分怨妇的模样。

她伸手摸了摸额角,刺痛使她条件反射地微微皱眉,若是没有记错的话,现在应该是她十四岁那年,她和二房的大小姐沈清清起了争执,被推倒撞伤了额头,昏迷了好几天。

齐周正年的八月初七。

她深刻地记得这个日子,因为擦了沈清清所谓“赔罪”的药,她的额角留了疤痕。

后来,为了周清乾,梳着齐眉穗,嫡女没了嫡女的样子。

贵家小姐皆是以样貌才华权势取人,为了讨好某些人,就以她额角上的疤痕嘲笑。

她记得母亲曾说过说:“若是一个真心喜欢你的人,是不会在意你的容颜,乾王并非你的良人。”

当时她不懂事,责怪母亲不为他人着想,只记住了周清乾说:

“沈茗,并非我介意你的容颜,而是怕你被流言蜚语困扰。”

“若是我权势滔天,也不必让你受这等委屈了……”

想来还真是可笑,流言蜚语皆是因为他,自己受的委屈也是因为他。

什么权势滔天为了她,只不过是骗自己的一些鬼话罢了!

如今想来,真是可笑至极!这个男人说的话有几句真心的?

既然老天让她重来一次,那她便做那个周清乾所说的,薄情寡义,心狠手辣的女人!

翌日,沈茗已经穿好自己的衣裳。坐在铜镜前,檀木门被轻轻推开,冬竹端着一盆洗脸水进来,见坐着的沈茗微微惊讶,

“小姐今日起得真早。”

她微微一笑,冬竹一怔,敛起些笑意。

不知为何感觉自家小姐似乎变了般,身遭的气质似乎沉稳了许多,往日都是睡到日上三竿,夫人那边催了又催才起来,今日竟然起那么早。

任由冬竹给自己挽了发丝,用过些许早点垫垫肚子,便出了门。

夏天的天亮得早些,沈茗着一身青莲碎花衫,看起来也顺眼乖巧许多。淡雅玉兰绣鞋踏过细碎的鹅卵石,暗自深吸一口气,舒适的感觉漫延全身,让沈茗舒服的勾了勾唇角。

沈家园里的路旁种着四季的花,闻到的不仅是花香,还有重生的喜悦,一切可以重头再来的庆幸。

“小姐是要去老夫人那儿?”

“嗯。”

微微的点了点头,声音中透着些许的温柔:

“母亲定也在那儿,前几日让母亲和祖母担忧了,今日好了许多,前去给祖母请安,也好让她老人家放心。”

她记得,自己这个祖母喜静,不爱管沈家的事。于是免了小辈的请安。但是她记得母亲是恪守规矩,每日向祖母请安。

也许说不了几句话,但是规矩到了,尊重到了,也应该是让这位祖母有些宽慰吧。

一条小路,思绪已经翻了几番。

走到佛安院,院外也没人守着,她便习惯性地上前敲敲门环,一旁的冬竹诧异地连忙上前,低着头,有些惶恐地说道:

“小姐,这些事由冬竹来做就好了。”

“一个敲门的小事而已,你家小姐我又不是瓷娃娃。”

沈茗轻笑一声,没了平日里的骄横跋扈,温和了许多。看的冬竹一愣,随即低头嘀咕着:

“谁说不是瓷娃娃的?明明就是个瓷娃娃。”

沈茗闻言摇头一笑,那朱红大门恰好被一位嬷嬷打开,看见还包扎着额角的大小姐,顿时怔了一下。

这位大小姐自从长大后来佛安院的次数少之又少,今天怎么……

“嬷嬷,打扰了。”

温和的声音瞬间让嬷嬷回神,连忙往一旁让了让,请沈茗进来。随即连忙给她引路,满是皱纹的脸上带着和蔼的笑容说着:

“老夫人前几日还念叨着大小姐的伤,不知大小姐的伤好些了吗?”

听到这话沈茗不知道老夫人是否真的关心她,毕竟自己也未关心过这位祖母,随即淡然一笑,回答道:

“劳烦祖母为我担忧了,我已经好多了。不知祖母身体可好啊?让她老人家担忧,是我不孝。”

客套话说到庭前,老夫人和她母亲的交谈声隐隐约约听得见。

庭院前的桂花树已经有了花苞,不过昨夜的大雨冲掉了许多,清新的香气四溢。

她掀开帘子,珠帘轻响,嬷嬷请沈茗进去,转头对老夫人笑道:

“老夫人,大小姐来看您了。”

老夫人也是一怔,随即笑着招招手,开玩笑说:

“大丫头今日怎么有空来看我这个老家伙了?”

步伐轻快的朝老夫人走去,许是常年礼佛,身上也有些温柔的香火味,时间在她身上雕刻出的痕迹让她看起来更加和蔼安详。

“祖母,孙女不是想你了嘛……”

闻言沈茗皱皱鼻子,装作不开心的样子,

“祖母不喜欢孙女来吗?哼!”

小的时候沈茗也是十分亲近老夫人的,只不过后来受人挑拨,跟老夫人疏远了。

“你这个丫头啊,可是许久不来佛安院了,不是祖母不喜欢你,而是你嫌弃我这老婆子咯。”

伸手轻刮了刮沈茗额的鼻子,嘴角的笑容倒不是作假,她跟沈茗还是有些感情的,毕竟沈茗在她的身边养过一段时间。

“祖母……”

沈茗无赖般地凑近老夫人身边,半蹲着趴在她的膝盖上,撒娇道,

“孙女可不管,祖母喜不喜欢,孙女都会来烦您,以前不懂事,现在不是懂事了嘛,祖母就不要与孙女计较了。”

老夫人眼里染了几分笑意,一旁的张氏看得不禁笑出声,但想到她还有伤未愈,柔声道:

“茗儿的伤还疼吗?今日来这么早,吃饭了没?”

温柔的关怀叫沈茗鼻尖微酸,听到这熟悉的声音,更是让她忍不住红了眼眶,闷声摇头道:

“母亲,茗儿已经好多了……”
点击进入整本阅读《重生之锦绣嫡女》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原创文章,作者:沈茗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930shouyou.com/book/92409.html